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夫人的淫荡故事
夫人的淫荡故事

夫人的淫荡故事

飞龙帮,圣台。
  龙夫人站在台上,一身华丽的日本和服,更显得美丽端庄,高贵典雅。
  齐天啸看着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轻声问:「为什么?」
  龙夫人向他深深地一鞠躬,温柔地说:「这一个月来承蒙你与贵帮的悉心款
待,我生活得非常幸福,但在一个月前我初来贵帮时便与你约好,今天是我们决
斗的日子。」
  齐天啸摇摇头,说:「你不是我的对手。」
  龙夫人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坚定,她平静地问:「你需要什么样的理由才
肯与我决斗?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有绝对充足的理由与你决斗。」
  齐天啸微微皱眉,诧异地道:「你有什么理由?」
  龙夫人缓缓地道:「于公于私,我有四点理由。」
  齐天啸叹了口气,问:「哪四点现由?」
  龙夫人点头道:「第一:我们大日本帝国不希望在未来看到一个强盛得过了
头的中国,所以我创建『龙组』和你们『未来领袖』的大计划对抗,就得到了日
本方方面面的支持。我的第一点理由就是我们两个人所代表的国家与政府,都希
望我们能通过这一场决斗,能够将这种消耗大量财力物力的持久战告一段落。」
  龙夫人缓缓地道:「第二:作为日本『龙组』这一个全日本高手精英汇聚云
集的组织,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为了破坏台湾的『中国未来领袖计划』。这十年
来,日本龙组已经拖住了你们很多的时间与精力,据我们所知,香港和大陆的『
中国未来领袖』培养得远比台湾这个娇气少爷强得多,但这种阻挠说句心里话纯
粹是为了发泄我个人的内心不满,对龙组,对飞龙帮都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也
因而,为了两个帮会之间多年无谓的敌视与宿怨,我作为日本『龙组』的创建人
与最高领导,提出向你这位台湾『飞龙帮』的帮主以一场决斗的形式来化解,你
认为可以拒绝吗?」
  齐天啸叹了口气,说:「不可以拒绝。」
  龙夫人道:「这就是于公的两点。第三:为了我们的女儿小龙女。她虽然是
我跟你非婚生下的私生女儿,但在日本,所有的人都把她娇宠得跟正统的公主没
有两样,因为她具有日本天皇家族的血统。这十年来,我倾注了大量心血在女儿
身上,从来没有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私生子』与别人有什么不同,我希望在我
死后,我们的女儿不要成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你是她的父亲,应该是最有资
格抚养她的人。但是你是一个中国人而且又是一个身份特殊的帮会人物,按照正
常渠道大日本天皇家族根本不可能将有皇室血统的小龙女交给你抚养。所以,我
们只有决斗,并且用女儿当做赌注,用这种纯江湖的方式才能让你名正言顺地拥
有对小龙女的抚养权,才能对大日本的天皇家族上上下下有个说得过去的交待。
第三个理由,为了我们的女儿,我们必须决斗,而且是当着公证人的面真正的决
斗,你明白吗?」
  齐天啸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龙夫人笑了,看着齐天啸,绝美的脸上一片温
柔:「第四点理由,是为了我自己。」
  她停顿了一下,脉脉含情的脸上浮现出了无比的凄凉,凝望着齐天啸,轻声
地,她说道:「十年前你为了帮会而离开我,我真的好恨你,只想用一切办法来
打败你,向你证明我比你的帮会对你更重要,更有用!我不仅要创建一个和飞龙
帮同样的帮会来和你抗衡,我还要让自己成为一名超过你的武术高手,用自己真
正的实力来征服你……我忽略了你是由台湾政府从无数候选者中筛选出来的精英
中的精英,我盲目地沉浸在『人定胜天』这句你所告诉我的古老中国谚语中,以
为只要自己投入了十二万分的努力就可以操纵和改变一切……当过度的训练已经
超过我身体承受的极限时,我还认为是自己的潜力没有完全发掘出来,于是一次
又一次地运用各种各样的药物,电击,针灸来刺激自己再度的兴奋……我输了,
我在短短十年内透支完了余生所有的生命力,将自己送上了『油尽灯枯』,数着
天数过日子的绝境。我知道我的生命谁也无力回天,我也知道我虽然修炼到了这
种地步仍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很好奇,很想知道我耗尽了所有生命精华
换来的一身武功到底达到了多高的境界。我从未与任何人动过手,因为这世界上
值得我以武力相对的人,只有你一个!普天之下,环宇之内,再没有第二个人,
配跟我交手。天啸,我真的想在临死之前,向你验证一下我用生命换来的一身修
为到了什么程度……这是我最后一个理由,一个用生命换来的理由。你认为,你
可以拒绝它吗?」
  齐天啸没有说话,凝视她的目光深沉,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悲哀。
  龙夫人眼中柔情似水,轻道:「这一个月来,我真的好开心。虽然我明知道
你是用虚渺的幻想记忆和我生活在一起,但我真的好开心,好感动你对我表现出
来的热情与温柔,虽然我明知那全是假的……三天前,当你真实的记忆挣脱了你
武功的束缚,你又变成了真正的齐天啸时,我甚至有种失恋般的心痛。我发现你
虽然真的在很用心地隐藏你的忧伤在哄我开心,但我却对你没有了那种感觉。所
以,三天前我就搬出了你的卧室……」
  龙夫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轻声地说道:「我问自己,我爱的到底是哪一个
你呢?是那个并不存在满怀热情,视我为生命的齐天啸;还是现在这个以帮会为
一切,以政府利益为生命的齐帮主?这三天来,我真的好迷惘,好困惑,也好伤
心………因为我分不开你们,因为我抓不住那个并不存在的影子。我知道你也跟
我同样的难过与痛苦,因为你做不了那另一个自己,这是不是生命对我们俩的嘲
笑与捉弄?我在这三天中想得越多,就越没有了头绪。但有一点我却是越来越清
楚……」
  龙夫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那就是我要和你决斗。我要用我用生命作
代价换来的一身武功向你验证,我为这段爱情付出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没有任何
事情可以改变我的这个决心,因为这是我临死之前,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齐天啸双目泛红,沙哑着声音说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为你而放弃帮
会……」
  龙夫人凄然地摇了摇头,说:「如果有来生,你仍然会选择你的帮会而放弃
我,因为你是齐天啸!」她顿了一下,低声说:「你又怎么能知道,在今生之前
的前世,你有没有跟我许下同样的诺言,又给了我同样的伤害呢?」她美丽的脸
上缓缓地流下了两行清泪,「人世之间,只有结果,没有如果……」

  齐天啸看着她静默良久,突然,他做了一件惊骇天下的事他向龙夫人跪了下
去,重重地叩了三个头。额头撞击石面「咚咚」有声,抬起头来,齐天啸已是泪
流满面,额头之上,血肉模糊……
  他居然撤走了全身的武功,全力以赴用这三个响头来表达自己对龙夫人的愧
疚,圣台之下远远观战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无论是飞龙帮的人,还是日本龙组的
人,或者是应邀来作公证人的几位大人物,脸上都共同地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台湾「飞龙帮」现任帮主居然向冤家死对头的日本「龙组」当家老大在众目睽睽
之下叩了三个响头,而且是带血的响头!
  齐天啸站起身来,抱拳施礼,沙哑道:「请。」
  龙夫人没有行动,而是说:「我们的女儿……」
  齐天啸点点头,说:「我会用我的生命照顾我们的女儿。」
  龙夫人凝重地说:「我要你向我保证:绝对不可以让我们的女儿爱上你们那
位『未来领袖』,我不期望她长大以后像我一样走上一条不归路。」
  齐天啸郑重地点头:「我保证!」
  龙夫人笑了起来,柔声道:「那我来了。」
  身影已陡然冲天飞起,半空中一个姿态绝美的折腰倒翻而下向齐天啸疾扑过
去,玉手轻挥,数十道凌利的气劲已真冲齐天啸面目。
  齐天啸沉腰退步,单手挥挡已化解了龙夫人扑面袭来的气劲。龙夫人不待招
式走老已在半空中旋转下坠,指掌飞掠,又攻向齐天啸双足下盘。
  齐天啸无法再稳立当地,一个拔地而起从龙夫人头上倒翻过去,落在了龙夫
人的身后,龙夫人竟似早已料到了他此举,玉腿向后急扬,飞快地蹬向身后的齐
天啸。
  齐天啸有点措手不及,连忙膝关节以上硬直后倒,以传统功夫「铁板桥」才
堪堪躲过这凶猛的一腿。他还未来得及翻身立起,龙夫人手在地上一拍,贴地的
身体向后猛弹,在齐天啸还悬在半空的上半截身子上扑下,双手带风,疾攻齐天
啸胸腹要害。
  齐天啸无暇多想,身体不起反落,贴地滚了出去,这一下虽然避过了龙夫人
这一击,但也实在是躲得难看之极。齐天啸连滚数转腾身而起,发现龙夫人并没
有跟来,站在自己刚才做「铁板桥」的地方正瞪着自己。
  「你为什么不还手?」龙夫人冷冰冰地说。
  齐天啸真正有些钦佩地说道:「不是不还手,而是你的动作太快,来不及还
手……老天,你是怎么练出来的?十年以前,你可是个连骂人都不会的皇室公主
啊!」
  龙夫人脸上浮起一个浅浅的微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道:「那好,我又来
了,你小心。」身形舒展,已俯地扑下,顺着地面向齐天啸立身之处飞快滑来,
齐天啸不待她贴地冲到,已腾身而起,向天直冲而上,一掠之高,敢比雄鹰。
  龙夫人也伸手在地面上一拍,随之冲天飞起,紧衔着齐天啸不放。齐天啸提
气轻身,不消去势,竟似存心要与龙夫人一较轻功高下一样,龙夫人自然没有他
内力绵长持久,她略蹙秀眉,双手一展,用宽大的和服衣袖兜起风来,在高空中
缓缓御风滑翔,算准了齐天啸冲到高无再高,势必力竭而落,自己正好在半空中
以优势体力攻他个措手不及。
  齐天啸以卓绝的轻功直冲云霄后,力竭时折身下坠,却看见龙夫人以袖御风
在半空中悠闲地等待着自己,根本没有像自己一样傻傻地冲高浪费体力。这一刻
齐天啸不由得大吃一惊,深知自己盲目高飞空耗了太多的内力,稳占上风的局面
已是形式难料。
  齐天啸在思忖之间,已回坠至龙夫人盘翔之处,龙夫人微微一笑,已扬手射
出了三颗寒星疾打半空中的齐天啸。
  齐天啸眼见暗器来势凶狠,人毕竟不象鸟儿能在空中自由运动,只得强运内
力使用「千斤坠」的功夫急急下跌,这番仅余的一点内息在这猛飞急坠中耗用殆
尽,稍有点武学常识的人都只知道,趁他胸腔之中浊气翻腾之际攻击将会大点便
宜。
  但是龙夫人却没有捡这现成的便宜,见他躲过了暗器后并未再行追击,缓缓
落下,降在圣台之上,看着正在深深呼吸以置换肺中浊气的齐天啸,柔声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在让我,但我很领情。刚才我们是以中国传统武学进行
的较量,现在,我要用日本的国粹来与你的中国功夫抗衡,你注意了。」双手一
挥,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片白雾之中。
  齐天啸脸色大变,看着雾消后一身白色紧身衣,持刀蒙面的龙夫人,无比惊
讶地道:「你居然练成了忍术?!」
  老天!那是日本最残酷的武学秘技呀!这一刻齐天啸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短
短十年间她便折磨自己到了「油尽灯枯」的生命终点,她连这种惨无人道的忍术
都去研习,更不用说别的任何武技了……
  这一刻,齐天啸心痛到了极点!都是自己害了她啊!都是自己害了她啊!!
  变身为「忍者」的龙夫人没有多加犹豫,已扑下地面,消失得无影无踪。齐
天啸注视着圣台上翻腾起伏的大理石地面上连成一条绵延长线向自己立身之处袭
来,知道龙夫人正在用忍术中的「地遁术」向自己展开攻击,当下全神贯注,不
敢怠慢地凝神注视着起伏的石面。
  刹那间,一片刀光已从地下劈出,齐天啸不敢腾身起跃,急退三步以避,果
不其然随着刀光劈出几点寒星已疾射而出,如果齐天啸腾身飞起,势必被龙夫人
同时发出的暗器偷袭。
  龙夫人从地下一飞而起,手中长刀连转带动整个身体在空中飞速旋转射向齐
天啸,齐天啸双手挥动催出一股猛烈罡风击向龙夫人刺来的长刀,龙夫人不得已
收势后翻,身在半空变换招式,双手过顶持刀向齐天啸当头劈下。
  齐天啸忙急缩身,反手扯下上身衣衫注力成棍,遥点龙夫人半空双足。龙夫
人见他「衣棍」气劲刚猛,夹杂着阵阵破空之响,只得再度换招,侧身横起头下
脚上,长刀仍是毫不留情地劈落下来。
  齐天啸低呼一声:「小心。」手中衣棍一抖,已变成了一块充满气劲的「衣
盾」,向龙夫人当头罩去。
  龙夫人在空中几度换招,一口真气已用到了极限,见此「衣盾」击来,只得
撤招收势向后翻去。
  龙夫人刚一落地,手中长刀横举,身边已腾起了一股白烟。
  齐天啸不由得一怔,烟雾中已飞出了三位一模一样忍者装束手持长刀的龙夫
人,分为三个不同的方位向齐天啸袭来。
  齐天啸不停地闪躲让避,一时间无法在龙夫人的「分身术」中辩认出哪一个
是真正的她,哪两个是虚幻的影子。不敢贸然出手,深知一旦出手却攻向了虚幻
的影子,那么自己势必被真正的龙夫人乘机偷袭。
  翻腾挪移之间,齐天啸凭着多年经验,已向居中的那个龙夫人的手腕一把扣
去……
  「叮铛」长刀坠落在了地上,齐天啸手中的龙夫人突然消逝得无影无踪,而
用长刀指住他背心的真正龙夫人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真力,手中长刀坠落,人已虚
软地向地面上倒去。
  齐天啸一把搂住她,龙夫人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轻声说:「我赢了你了……
但我知道你是让我的……」
  齐天啸取下她脸上的蒙面白巾,看到她嘴角泌出一片触目惊心的鲜血,他什
么都不能说,只有任由泪水滚滚流下。
  龙夫人轻轻抬起手,帮他抹去泪水,却怎么也抹不完,她笑了一笑,环视四
周,轻声说:「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台湾真美啊……」
  雪白的手已然滑下了齐天啸的脸庞,无力地垂了下来……
  ……
【完】